資料圖:2006年1月8日是中國已故總理周恩來逝世三十周年紀念日,住院治療的原總理辦公室副主任、國家安全部部長羅青長在北京出席紀念周恩來的活動。
  中新社北京6月30日電 題:中共隱秘戰線之羅青長傳奇
  中新社記者 歐陽開宇
  “我父親今年已經93歲高齡了,雖然思維和語言表達能力大不如前,但他對自己的一生無怨無悔。”
  今年是中共建黨90周年,軍事科學學會副秘書長羅援少將對中新社記者講述了他的父親羅青長在中共隱蔽戰線上的傳奇經歷。
  毛澤東曾經指出,“我們要消滅敵人,就要有兩種戰爭,一種是公開的戰爭,一種是隱蔽的戰爭。”羅青長就是隱蔽戰線上的元老級人物,他1918年生於四川,隨紅軍長征到達陝北後與情報工作結緣,此後就沒離開隱蔽戰線。上世紀70年代,羅青長任中央調查部負責人。作為歷史見證者,他經歷了許多重大事件。
  羅青長的“地下”工作始於西安。1938年底,羅青長被派往八路軍西安辦事處。他的公開身份是八路軍西安辦事處主任林伯渠的機要秘書,實則負責辦事處的安全保衛工作。次年,羅青長打入胡宗南部,在被國民黨稱為“大特務頭子”的吳德峰領導下,從事西安地下情報系統的情報搜集、整理和傳遞。
  羅青長在“隨時都要經受生死考驗”的“地下”潛伏了3年。羅青長曾對羅援提到,有次由於形勢所迫,羅青長需將一個裝有中共西安地下情報組織絕密文件的保險箱送到城內的八路軍辦事處,沒想到風雲驟變,西安“三步一哨五步一崗,盤查甚嚴”。在進退維谷的情況下,他決定冒死闖關,帶著保險箱乘坐黃包車最終安全抵達。胡宗南部中尉軍官這套軍裝則成了他的“護身符”。
  這段出生入死的“地下”情報生涯中,除了那些驚心動魄的經歷,羅青長還體會到了愛情的滋味,1940年,羅援的母親杜希健被分到西安吳德峰情報系統做報務員。那段時光,“他們朝夕相處,生死與共,逐漸相互之間產生了愛慕之情。”
  日軍空襲造成全城恐慌,人們四處躲避,羅青長卻看到20歲的杜希健神情自若地守候在電臺旁邊,“愛慕之情頓時升華為革命的愛情”。對於父母不平凡的愛情,羅援說:“這在隱蔽戰線中很常見。他們的婚禮進行曲就是那刺耳的警笛聲。”
  1941年9月,中共中央情報部成立。同年,羅青長結束在西安的潛伏,回到延安,羅青長的情報工作也就由“地下”轉為“地上”。解放戰爭中,他隨毛澤東、周恩來轉戰陝北,負責敵區情報工作和機要工作。毛澤東對當時各情報系統提供的情報頗為滿意:“敵人的一舉一動都在我們的掌控之中。”周恩來說,天天都有得用的情報。
  當時,中共各級情報組織把敵人要害部門和戰略要地作為偵察重點。中共情報人員中有許多人曾任國民黨的高官、將領,甚至就“卧底”在蔣介石身邊。他們大多與羅青長保持密切聯繫。
  新中國成立以後,羅青長長期擔任中共情報部門要職。參與了“湘江案”、“克什米爾公主號”事件等重大案件的偵破。1963年,時任國家主席的劉少奇出訪柬埔寨,羅青長擔任前方安全領導小組組長。在柬埔寨,為確保安全,羅青長臨時和劉少奇交換了坐車。時任副總理的陳毅對羅青長開玩笑說:“小老鄉,這一次你可要當‘替死鬼’了。”
  “無所謂啦,這是職責所在嘛。”父親的回答讓羅援刻骨銘心。
  “於無聲處聽驚雷,於無形處建奇功。”這是羅援在父親九十壽辰時所作之詩句。羅青長常說:“我是一個農民的兒子,是黨把我引上了革命的隊伍,能在毛澤東、周恩來的領導下從事情報工作,為革命竭盡綿薄之力,是我此生之大幸!”(完)
(編輯:SN086)
創作者介紹

北投

giexg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